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 首页 >日志 > 日志内容

从“中国式过马路”看“中国式医疗”

褚洪潮 发布日期:2017-07-21 共161人围观

最近一条消息刷爆了朋友圈,就是机动车斑马线不让行扣分罚款,引起了广大的司机朋友们的热议,大多数都在表述自己的不满,绝大多数认为,在行人闯红灯时的斑马线让行是比较不容易接受的。在这件事情的上,行人在埋怨司机的不让行,则司机在埋怨行人的不遵守交通规则。而在最后,国家的规定是在任何情况下,机动车都应礼让斑马线上的行人。

本身笔者也是一名司机,看到这条消息也曾经不理解,但是我们试想一下,我们是一名司机的同时,也是一名行人,可以换位思考一下。

如果,我们抛开机动车来说,作为行人遵守交通规则是应当的,为什么网友会调侃的抛出“中国式过马路”这样一个名词来描述中国独特的过马路方式---凑够一拨人就可以通行,在我们看完哈哈一笑之后,有多少人能体会到这背后的讽刺---行人对交规的漠视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感受。(这么说也许有些武断,如果说该不该礼让行人该,这是一定的)最终才会出现这样的规定,是特殊情况下的产物。

闲话少许,我们今天的主题是“中国式医疗”,关于中国式医疗的说法也有很多,我们今天不讲医疗体制、不讲医生的医德与医术,我们只讲患者,为什么讲患者,是因为,我们这一辈子当中,我们大部分都是以一个患者的身份存在,而人总会有生老病死,所以这个角色我们逃脱不掉。

就医看病在“中国式医疗”中,往往是医生一个人的事情,在临床上,因为各种原因不配合治疗的现象比比皆是,而因为不配合治疗导致的医疗纠纷又是数不胜数。

很少有患者这样去想过,在治疗中,我应该做些什么,哪些事情是我需要做的,我要付出什么?更多的是在想,医生应该去治好我的病,并且照顾我的感受(不能打针、不能手术等等)。

这不就如同“中国式过马路”中的行人一样,我就是想过到马路对面,机动车就应当礼让我是一个道理。

在这些现象中,无论是患者还是行人都缺乏一种:我应当去怎样做的想法。机动车应当遵守交通规则,而行人同样也是一样的,而在治疗活动中,医生有医德,而患者也应当有配合医生治疗的责任和接受治疗的义务。

这两个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都需要两方的配合,机动车和行人在相互配合的过程中,才能使交通状况顺畅,而医生在患者的配合下将疾病的治疗效果发挥至最大,让患者重获健康。

尤其是在医疗过程中,当今的医疗技术在某种领域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瓶颈,如高血压、高血脂、肿瘤、糖尿病等等。如果再想进一步的提高这些“黏人疾病”的治疗效果,需要从患者自身来提高,也必须从患者方来进行提升。

生活方式医学是美国人提出的一门新的交叉学科,从临床治疗逐步向生活方式进行延伸,说明了生活方式对于临床治疗延续的重要性。而这恰恰是需要患者需要做的。

 

我们不需要去过分追究外界因素的不合适,我们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改变他人,而我们所能做到的是独善其身,明确我应当做什么,而不是一味的指责机动车的不让行或者是医生的不负责任。

梁启超先生曾经说过:“人生须知负责人的苦处,才能知道有尽责的乐趣。”我们的社会正需要这种精神,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……..


路过

鸡蛋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已有0人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