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 首页 >资讯 >热点头条 >内容页面

[转]铁肩担道义 洪涛振岐黄

迈康网编辑 2019-02-13 共706人围观

邓铁涛国医大师论中医与科学

       热烈欢迎大家的到来。今天很高兴要我讲个课。我今天要讲的,主要是两个问题。一个问题是,什么叫做中医学。另一个问题是,怎么发展中医学。我这个讲稿前面讲到的是医学的模式。本来中医没有模式的概念的,但是中医在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。那个时候已经有中医高等教育了,那个时候的老中医就说,是不是可以也招文科的学生。马上《健康报》就有人批评,说知不知道医学是自然科学。其实呢,我建议就写了,世界上的模式已经改变了,已经不是单纯的自然科学了,还有社会学。所以,这说明我们国家的一些科学家,老喜欢跟着西方的屁股后面走,这是错误的。中医嘛,跟西方医学是不同的,不能拿西方医学的模式来限制中医。到了70年代,这种思想已经变了嘛。这说明之前的认识是不对的。所以我就思考了,中医可不可以来个模式,所以在第二段我就说了,我在2004年《中医与未来医学》这篇文章里边就提出了一个模式,就是提出了天人合一观,中医是中国的文化之一,所以我们就提出了天人观,其实我好像听钱学森也说过这个名词,我认为这个是天人相应,以人为本,所以也叫做人天观。其实就是讲时、地、人。

       中医学很重视时、地、人。今天我们来看人天观之时地人医学。多少的理论上面我们都讲时地人啊,高度的概括时间问题。美国的哈尔贝克说是世界上的时间医学之父,但是后来成都中医药大学一个助教,他英文比较好,就写了文章投到他那个杂志上面,后来这个哈尔贝克就到成都中医药大学去了。所以这个时间的问题,爱因斯坦相对论就讲时空,中医老早就讲时空了,所以中国的科学性是远远在2000年前就显示这些高明的理论。所以我们要提一个中医的模式的话,就是人天观之时地人医学。就是以人为本,西方医学的模式是以生物为本的。所以他就是把生物摆在前面,由于他这个模式就是把动物阑尾割掉没影响,脾割掉没影响。过去阑尾炎24小时内一定要开刀。但是我们不开刀,现在知道了阑尾是人体必须的有益于人体微生物的大本营。脾脏以前被认为是没什么功能的,脾损伤就把它割掉,割掉以后就产生了无脾综合征,它那个症状就脾虚证,所以,这说明中医过去对这些脏器的认识是高明的。如果离开了这个模式,我们再来看中医有什么特点。一个人可以从正面、侧面、后面看,中医学也一样,可以从几个面看。西医学就是一个模式,而中医没那么简单。我们把中医从另一个面来看,那中医是中华文化上面成长壮大的一门医学,它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最深,所以同志们除了读医书之外,你还需要读中国文化其他的书,这个医学,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我们讲这个和谐,有些科学家讲中国的国学救不了世界,错了!现在就是要靠我们的国学来救世界。现在世界打得乱七八糟,都是帝国主义的遗毒在发挥恶劣的影响。我们中国文化最强调的就是和谐。今天京沪高铁开通,就叫做和谐号。大家注意到了吗?和谐。中医就是和谐的艺术。人个体的和谐就是中医,中医讲究阴阳平衡。颜老不是讲究衡法嘛,那就是和谐的医学。我们应该说,中医学的观点和现代医学是不一样的。不要拿他们对照批评我们自己。现代医学是以生物为本的,中医是以人为本的。这是一个很大的领域,我们必须要弄清楚。不要学《健康报》中那个西医老爷,其实中医在中国是中医文化的科学,文明的科学。我讲什么是中医,这个是科学的一部分。那么我讲时地人这个问题,即时间医学。时间医学这个问题,我们中医在世界上是没得比的。

       你看我们中医的情况,说你这是封建迷信啊,讲什么“运气”,结果任应秋老先生给他们讲完课以后,那些西医学员鼓掌五分钟。这就说明他们大开眼界了,原来中医有这么一种学说。但是,我自己检查,我过去对这个运气学说也抱有负面的看法,所以,我也粗浅地认为“运气学说”六十个天干地支,六十个司天在泉就可以套来套去了吗?其实呢,没有老师教,我没有学好这门课,对它也认识不清,所以,过去的想法是错误的。后来,到了方药中教授和许家松教授写了《黄帝内经素问运气七篇讲解》,它报国家的成果,就在我们学术界讨论了,那个时候我们听了他的报告,我就提出给他评一等奖,最后结果真是一等奖。这个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中运气七篇大论争论很多,说是王冰把其他内容套进来了。他这次论证了这篇原文不是伪造,而且解释得很清楚。所以我建议同志们有机会读一读这本书,细读一下。这个“运气七篇”比较长,好像和《黄帝内经》其他内容偏重点有差距。这就是罪名之一,说它是假的。但是现在我们不管它是假的、是真的。按照方药中老先生的研究,它也是有些根据的。那是2003年的时候,是癸未年嘛,是火运不及之年,太阴湿土司天,太阳寒水在泉。所以那个湿气就是传染源。香港那个淘大花园找不到传染源,其实就是因为那个大花园密封,湿气很重,这是我的看法。所以那一年那个季节2月份有人采访我,我就说这个“非典”6月份在广州就跑了,结果兑现了。因为我认为它是湿邪为害的急性传染病。所以一到6月份,太阳猛了,温度上升,湿邪就跑了。当然这是我粗浅的看法,我其实还没入门。现在我们对这个比较有研究的是顾植山先生,安徽的。他今年大概就结题了,运气学说的研究,这个是时间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 相对于运气学说,比较小的就是子午流注,这个子午流注过去也认为是封建迷信。但是我们这个航天部门对这个子午流注特别感兴趣,所以我这里就引用了院士(编者注:俞梦孙院士)的说法,就是这个《中医药发展报告》,这套书我建议大家去看看。为了加深大家的印象,我把这个文章读给大家听一下,我们现在的一个主要工作就是从睡眠中找到丰富的健康状态信息,而这个丰富信息得益于我们中医的阴阳和子午流注的理念,这与我们睡眠检查结果一结合,产生了很多很多过去很多我们没有认识的东西,可以说在全世界我们这里认识的最早,因为子午流注外国人是想不到的。他是个院士,他就对我们的子午流注得益很多,因为航空航天飞机上天与睡不睡好十分密切。后来他就发明了一种检查方法,中国才有的,就是睡眠的检验法。结果他和子午流注一对,十分相像,11点到1点胆经有问题,睡眠就有问题了。1点到3点,肝经出问题,可以检测出来。3到5点是肺经,之后是大肠经,所以他说,我们把检查睡眠的装置和我们中医的子午流注结合起来,结果使我们豁然开朗。我们有很多例子能说明时间和经络脏腑的关系,这就是为什么请王绵之给这个航天员调理身体,就因为钱学森对中医有很多的认识,钱学森是搞系统论的大家,而西医学是原子论的。所以他看清楚了,西医落后于中医。所以这个子午流注过去被认为是迷信的,却刚好是最科学的,可以走在世界的前头。这从我们航天员就可以得出来,我们航天员落地时心跳是每分钟80多次,而外国的航天员是100多次。差这么多,就因为有一个中医在里面,就因为王绵之给这些航天员治未病,你身体有什么问题给你调理好了,你就上天,所以这就是世界第一,因为我们中医加进去了。我这里特别强调就是这个时间、地点,世界上对这个地点问题还没很多的研究,这个是我们的长处。所以我们有流派,流派就和这个地方有关,新安医学和我们安徽有关,岭南医学和我们岭南有关。青蒿素和葛洪有联系,原来是不要加温的,最后才成功了。西医学是个实验学,为了实验研究。广西有个教授,他养猪养了2年了,他要进行生物研究,这就是以人为本和以生物为本的区别。他这条路也有很多成果,换心换肺也是非常了不起,但是回过头来讲,我治未病,不用换不是更好吗?我第二个问题就是从另一个角度讲中医学是一个理论医学。这个理论就是河图、洛书之后,中国坚实的理论以及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和百家齐放。各种学说上面培养出我们的中医学说。这个理论是坐在那里想出来的吗?这个理论如果结合马列主义的思想来看的话,更直接。我们从毛泽东的思想来寻找的话,我们中医的方法论是什么呢?我们中医的方法论就是实践论,它不是空想的理论,是实践认识,再实践,再认识,螺旋性地上升。所以,我们中医的创造、创新,要和外国的创新有所不同,外国的创新就是打到上面那个叫创新。我们中医是蚕似的创新,是治疗创新法,就是脱了个壳,新生命就来了,我们就是不断在脱壳,不断在修正,不断在创造。

       所以我们要传承,在传承的基础上发展。张仲景说,四季脾旺不受邪。到了金元时代的李东垣,写了一个《脾胃论》啊,就是一个大的发展。脾胃学说对中医的发展是非常大的。日本呢,到这个时代的中医它没有接受了,它只是到《伤寒论》了,所以它永远追不上我们,我的一篇文章就是《温病的学说和发展》,我就说温病学是在伤寒论的基础上发展的,不能因为温病学的发展就丢掉《伤寒论》的宝贵经验,不能抱着《伤寒论》就否定温病学的发展。所以有一段时间,我在病房就不给病人打吊针了,我就叫她买甘蔗汁,补糖嘛,甘蔗汁还好喝,又不用破坏血管,多好啊。这些都要我们去创造,去改造。我们都是处于水深,不是火热。我看了真心疼啊,好端端的医学方法,为什么你要从血管里进水啊,为什么不从口里进水啊。这就是西医传到中医的后果。我们必须把这些毛病扭转。为什么现在火神派热起来了,的确火神派救了很多人。就因为有这么一个水深的环境,一来就打水,要么就抗生素。抗生素也是寒的,所以虚寒病在ICU是没办法治的。一进去就给你空调,很冷,这些都要改变,都要扭转。中医100多年来都是斗争的。我们要思考,要接受前人的东西,经过我们的实践再去发展。中医的方法论就是实践论,科学的,马克思主义里面的,唯物辩证法里边的。毛泽东特别写了一篇《实践论》。毛泽东反对教条主义,所以我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,就像将印度的佛教,变成我们的国学一样。马克思的继承和发展,也要靠我们中国。所以如果我们作为一个国医的高层次的人物,你的眼光要走向世界,而且要从政治层面走向世界。我20多岁时就接触政治,那时候毛泽东的《新民主主义论》刚出来,我们在香港就组织学习了。因为我们不能一心只读圣贤书啊,要眼观世界。有人说,不搞这个实验,我也寻找一个中医实践的路啊。等一下我送大家一本书,就是《中医五脏相关学说研究》,我不反对这个,但是它必须在中医这个正确的理论指导下,所以我们这几年培养了很多搞动物实验的人。我们必须要搞我们中医自己的,这也是必然的。历史是有个阶段性的,所以我们这个大学教育采纳了西医的一些东西也是不可避免的。但是我说潮水到的时候什么先到岸呢?是浪尖。那么你这个实践论没有这个现代的自然科学,你的中医有那么厉害吗?那要解答这个问题,就是我们要走控制论,用黑箱论解释。西方医学是白箱论,中国医学是黑箱论。黑箱论和白箱论相比较,黑箱肯定不如白箱这样直接打开人体更明了。所以100多年前,就是因为看到我们中国的解剖法不如西方呢,虽然有一个《医林改错》,但是比起西方医学太落后了嘛,所以说西方医学搞的都是白箱论。我们的理论能够成立,可以指导实践,就是因为我们是黑箱论,黑箱论如果用现代的方法来看,黑箱论不是落后的,而是进步的。黑箱论就是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,我不断输进信息,不断反馈信息,最后我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。前50年可以随便把脾切除,后来知道脾是个免疫大器官,而我们张仲景老早就说,四季脾旺不受邪,不受邪不就是免疫吗?比它早2000多年就知道了。所以我们要明白我们是怎么过来的。讲到这个黑箱与白箱,还可以讲一点。比方说溃疡病,40年前,西方的结论就是无酸不成溃疡,是因为胃酸过多。后来就是没有幽门螺旋杆菌,不成溃疡。但是呢,灭了菌,的确会好,但是不久又复发了。我们中医的实验研究,我有一个学生他就研究了溃疡病,肝胃不和样的溃疡和脾胃虚寒性的溃疡,检查它的线粒体。原来肝胃不和的溃疡病,它的线粒体没有受到损伤、减少、破坏等等。而脾胃虚寒型的就受到破坏了,这是一个例子。所以你说它的检查没用吗?还有我们有一个教师到澳洲做访问学者,他有一个导师,在做什么研究呢?胃溃疡和肺活量的关系。结果呢,胃溃疡的肺活量通通都受影响。而十二指肠溃疡的呢,没有受影响,他告诉那个老师,因为胃属于脾,脾和肺关系很密切,而十二指肠属于肠,小肠与心为表里。肺与脾也有关系,所以它可以设计这么一个溃疡,同样是一个溃疡可以有各种的研究方法。而我治疗这个溃疡病是很少复发的,主要是抓住这个脾的问题,要健脾益气,当然也会用到一些乌贼骨这些西医检查有抗酸作用的,也会用到川连、木香,抗菌嘛。但这些我用到的不多,都是以补法,也用健脾益气,也用止痛的,像这样往往都取得成功。所以,要从动物到人,到以人为本这就是差别。还有,我们医院的拳头产品,治疗重症肌无力,这个病在欧洲已经研究100多年,在1895年就发现这个病了,今天还没解决。我们这里就是抢救,连香港也用救护车送到我们这里来。他们研究得很清楚,说是神经与肌肉接头的毛病啊,而且我的研究生也去上海学了。但是它就是不能根治啊,我的药和西药比的话呢,我的药永远不能成功啊,因为西药很快见效啊。新斯的明一打,眼皮上去了,但是过半小时之后马上又反复了,大量激素一打,有好转,然后又上去了。激素最讨厌,我们治疗这个疾病没用过激素的,就用我们的中药,好得快,特别是小孩。我们就是用中医的理论,脾主肌肉,肌肉无力是个虚证,它反复发作,恢复不好,是虚损。所以我定这个病为脾胃虚损,虚损就是还要吃一段药,才能好。理论就是这么简单。脾胃虚损,五脏相关。眼球不能转动属于肝嘛,眼皮掉下来属于脾,肌肉属于脾的。我就按这样的理论去研究,研究了几十年了。所以我敢说,我是世界前沿的水平。北京有一个病人,给他治疗三年,好了,我就用我的理论,脾胃虚损、五脏相关。这就是理论医学嘛,中医是个理论医学,可以大声疾呼,理论是来源于实践的,它的方法论是实践论、黑箱论。所以我们不要小看前人的经验,你看我们治疗流感就是那个经验。流感在1918年,西班牙的流感死了800万,流行到欧洲死了2000万。为什么?他如果适合吃麻黄桂枝汤的,他有吗?没有啊。但是呢,到了金元时代,刘河间就开了温病学源头,到了明代吴又可的《温疫论》,又进了一大步。到了清代四大温病派,合起来就是温病学,那个理论解决了SARS的问题。那个时候北京有很多人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。SARS的时候我说中医的机会来了,我说广州的死亡率最低,3点几?为什么?一开始就请我的一个同学去会诊了。传染病医院,他已经89岁了,他是我的学弟。他的学生就到佛山去会诊了,所以我们这个附医院说三个零。我说你错了,四个零。零死亡、零感染、零转院,我说应该还加一个零后遗症。你看北京那些股骨头坏死的病人有多少,广州有多少。所以,香港找中医院请了两个中医过去了,那个时候他们还不到40岁,才进中医院。不过我们做他们的后盾。我为省中医院请了尖端人物,像颜老,他们来带徒,一个带两个徒,颜老一个医案你们知道,就是一个头部受伤的,要打杜冷丁,颜老开了个方,说这个方吃两剂,如果吃一剂好了,你就不要吃了。跟他的那两个徒弟,肚子里就打了个问号,是不是吹牛啊?结果吃了一剂就不疼了,所以那些跟师的徒弟,头脑就转变了,哦,原来中医还是有东西的。

文章选自人民卫生出版社《同济大学中医大师传承班授课精华录》一书

您可能还想看
推荐网站
关注我们
返回顶部